第881章 小世界其乐无穷

发布日期:2022-05-12 16:53   来源:未知   阅读:

  卧室里,换好衣服的任索注视着镜子里的英俊男人,他想了想,还是给头发加了个定型法术——万一等下打起来,头可断,发型不可乱。

  不过一想到妈妈们正在给孩子们解释爸爸将林羡鱼阿姨变成林羡鱼妈妈,任索就感觉自己在孩子们心中的地位哗啦啦地崩盘跌停板,必须要赶紧救市。

  但孩子嘛,除了小天可能麻烦点,其他孩子都很好糊弄的,问题不大。真正威胁任索好爸爸形象,还是接下来的问责。

  没错,就是那张他刚买了没几天,专门订造,可以同时睡十个成年人的超级大床。

  不过睡起来是真的舒服,哪怕只有一个人睡也很爽,可以滚来滚去滚来滚去,任索甚至可以说一句“我每天早上从40平米的大床上睡醒”,听起来就像是地主家那个傻地主。

  但是为了安置这张大床,任索连卧室里的虚拟实境设备都撤了,然而床却发挥它应有的作用。幸亏任索的卧室是别墅里最大的一间,不然光是放这张床都够呛。

  虽然并非任索的本意,但大家还是一致赞同将别墅里最大的房间让给他。这座别墅是任星美买了两栋别墅然后重建的超大型别墅,所有人都有自己的独立房间,甚至还多出十个房间——再生五个孩子都没问题,任索每晚都在为了不让别墅空间空置而努力。

  唯一的问题,就是别墅太大,打扫比较麻烦,不过对于任索来说这并不是麻烦——他的分身已经可以持续24小时了。

  正所谓路遥知人心,日久知马力,跟赵火那个反骨仔相比,分身才是任索线小时马力全开,诺大一间别墅,任索连家政妇都不用请,全靠分身就能搞定。

  而且孩子们也很喜欢这个任劳任怨任打任骑的美少女分身,分身何谓是真正的任家人。

  任索想了想,迅速否决了这个想法——主要是今天分身已经用来去神秘酒馆当服务生赚钱了,没法再召唤到现实里。

  而且任索肯定要亲自面对的,孩子们都在等着,他断然不可能逃跑——不然妈妈们跟孩子说‘爸爸因为太害怕跑了’,以后任索还怎么教育孩子?逃跑虽然可耻但很有用?

  他眨眨眼睛,滚过去拿起来,发现相框里是两年前的全家福照片,不由得微微有些出神。

  照片的日子,黑音和希月的百日宴庆祝,她们同年同月同日出生,但希月早出生一小时,所以黑音是妹妹,希月是姐姐。

  顺带一提,①这两位小可爱都是预产期准时登陆《地球oL》,②她们是同年同月同日生。通过这两个条件,任索自然是可以准确回想起,在280天前的那个晚上,他和月言露娜索发生的二三事。

  照片里,两个小可爱分别被露娜妈妈和月言妈妈抱着,露娜正在舔黑音的头发,月言伸手阻止她,两人脸上都洋溢着母性的光辉。

  但这一幕看看就好,比起崽子,露娜更喜欢‘生崽子’这项活动。她完全不擅长带孩子,毕竟猫咪带孩子跟人类带孩子不太一样,露娜每次抱孩子都会舔哭黑音。

  月言倒是好一点,但她工作实在太忙,而且平日也要修炼。若不是任索时常让希月去找妈妈撒娇,月言都快成忘崽牛奶了。

  在月言和露娜旁边,东承灵一如既往地维持平静的表情,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就是说她这种人,当然也往往是这种人,才能成就一番事业。

  承灵毫无疑问是女强人,虽然她目前名声不显,但在玄国……或者说在全世界里的所有修士中,除了任座以外,就属东承灵修为最强。

  什么游戬什么天使扎克,都是第二梯队的小垃圾,任索都看不起他们——“你们比我老婆弱,我可以欺负我老婆,相当于我可以欺负你们”。

  不过,承灵也不是什么时候都如此平静,她偶尔也会害羞。哪怕已经结婚十年,但任索依旧对脸红似火低眉咬唇的东承灵毫无抵抗力,他每晚都会为了能看到最可爱的承灵而锐志奋斗,坚持不息。

  在东承灵旁边,是乔木依。她此时笑语盈盈地看着镜头,霞飞双颊,嘴角勾起,目光流转间媚意泛起,看着就让人心动不已。

  任索看一眼就想起来了,那时候乔木依因为要负责处理一场发生在莲省的神秘事件,已经好几天没回家。好不容易在百日宴的时候赶回来,乔木依身上还穿着对策马甲。在她去洗澡换衣服的时候,她在走廊上遇见任索,然后……

  那时候任星美也是结束商业会议匆匆忙忙赶回来,换了一套当季流行的时尚长裙参加百日宴。

  多年过去,任星美已经变成名副其实的富婆女总裁,她创建的集团提供了几万个工作岗位,她的决策影响几万人的薪金,身上自然带着不怒自威的气势,任索都不敢啵她嘴。在某些特别的时候,任星美要任索喊姐姐,任索也是会乖乖顺从。

  毕竟家里有了新成员,为了不让哥哥姐姐们感觉被冷落,任索让他们站在中间c位拍照,以表明爸爸会更加爱你们。

  三岁的小无暇很黏爸爸,侧身抱着任索,根本没望镜头,满脸洋溢着笑意,嘟起小嘴亲任索的脸颊。

  四岁的小天则是端端正正地看着镜头,双手贴着大腿,腰背挺直,目光炯炯,脸上的笑容挂着恰到好处的营业式笑容,让任索暗暗摇头——这样可不行,年纪轻轻就这么无趣,看来不能让他玩益智情感游戏了,还是直接上血腥暴力的那种吧……

  小玖和林羡鱼站在最旁边,不过她们都没看镜头,而是若有所思地看着露娜和月言怀里的孩子。

  小玖先不提,那时候任索和小玖还是清清白白的,但林羡鱼……或许林羡鱼也有点小小的羡慕吧?

  但林羡鱼只会让别人看见她表面的喜怒哀乐,她真正的心意反而会深藏在心底里,哪怕是任索也得依靠才能窥见一二。

  她在这方面很胆小,仿佛连触碰幸福都怕被刺痛。当然也可能是觉得任索是火坑,靠近一点就会被灼伤……

  任索看着合家福发呆了几分钟,左手无名指的明日之戒忽然泛起荧光,一段信息流入任索心里:

  任索离开卧室走到一楼客厅,站在楼梯口的古月言哼了一声:“在上面呆了这么久,索先生你的理由和借口想好了吗?……嗯?!”

  任索先是拿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嘴,然后一上来就搂住古月言的纤腰,强势吻过去。

  古月言懵了一下,俏脸很快变得红彤彤,给了任索三秒钟甜头才推开他,难为情地说道:“孩子们看着呢……你别以为我这样就会原谅你……”

  其实小天、无暇、星时、希月和黑音都在挑选林羡鱼新妈妈送的玩偶,根本不看他们——爸爸和妈妈们的亲热画面,孩子们见的多了。

  任索搂紧古月言,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我知道,你很难过也很生气。羡鱼是你最好的朋友,我是你最爱的人,我们背叛了你。但请你相信,羡鱼始终都是你的好友,从十年前她隐藏自己的新衣,一心一意为你出谋划策开始,她就从没想过伤害你,是我的错。”

  任索微微一笑,轻声说道:“但我和她这十年的羁绊,十年的感情,我无法辜负,也无法放弃。”

  “那些没有开花的种子,就该被掩埋在土中吗?有幸遇到春天到来,难道连发芽的机会都不给吗?”

  恍惚之间,她仿佛想起十年前的那个夜晚,她从月之暗面回来,跟东承灵和乔木依摊牌。

  平心而论,你说古月言猜不出任索和林羡鱼的事,那肯定是假的。只是林羡鱼是古月言最亲的闺蜜,甚至任索都没林羡鱼亲,而任索又是她这辈子命中注定的冤家,因此古月言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以前我没得选,今天我想做个渣男,给个机会呗。”任索mua亲了一下古月言的脸颊,说道:“谢谢。”

  任索看见任星美坐在沙发上看着他们,他便走到沙发后面,环住妹妹的脖子,凑到妹妹耳边,先是深吸一口气,坚定自己的决心,然后再小声说道:“姐……姐姐……”

  “姐姐!”任索屈辱地喊出这个称呼,声音大得孩子们都好奇看过来了——爸爸又在玩骚操作。

  “先定个99年吧?”任星美就像是战胜国逼战败国签殖民条约一样,随随便便就抛出一个国家尺度的时间。

  任星美心满意足地啄了一下任索的脸颊,笑道:“真是个任性的弟弟呢,但谁叫姐姐这么溺爱你呢?乖~”

  任索松了口气,这时候乔木依笑道:“可以啊小索,当着我们的脸也要逐个击破吗?”

  任索转过头喵了一声,正在跟孩子们一起挑玩偶的露娜瞬间飞扑过来抱住他:“索索什么事?”

  任索眨眨眼睛,忽然压低声音说道:“露娜,那我下次提议大家晚上一起玩,你觉得吼不吼啊?”

  露娜说道:“一晚上也就6个小时,现在都有七个人了,平均下来索索你只能跟我玩一个小时,太少了,露娜至少要玩三个小时!除非……”

  露娜扭了扭身子,蹭了蹭任索的脸颊,在任索耳边轻声说道:“除非时间延长到18个小时,那露娜就能玩3个小时啦!”

  将古月言、任星美、露娜一一攻略后,接下来任索将迎接两个真正的大boSS——乔木依和东承灵!

  乔木依翘起二郎腿看着他,笑语盈盈地说道:“来,我等了好久呢,小索你打算怎么征服我啊?想想就让人激动呢。”

  任索眼露精光,连番势如破竹的攻略,让他的气势达到巅峰。他抬头阔步走过去,然后——

  乔木依似乎一点都不惊讶,饶有兴致伸手捏了捏任索的脸颊,笑问道:“什么惩罚都可以?”

  乔木依拿出手机,点开日历,展示给任索看:“下个月21~25号我都休假呢。”

  “不,你不明白。”乔木依搂过他脖子,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我需要你装备。”

  “最近我学了几个有趣的新法术。”乔木依柔软的双唇吐出恶魔般的低语:“想和你探讨一下这些法术的用法呢,不过可能会比较费体力……”

  像乔木依这种脑洞奇大又能力极强的修士,她对法术的理解和运用,可谓是贯彻到生活的方方面面,任索就是其中一个受害……受益者。

  最后是东承灵,任索乖巧地坐在东承灵旁边,东承灵伸手帮他整了整衣领,平静得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或许,我当初就不该吃你那口饭。”东承灵轻声说道:“现在好了,吃人嘴短。”

  东承灵说道:“羡鱼是个好孩子,她是我的学生,我自然希望她能幸福。她事业上和精神上都对你很重要,你对她也是不可或缺的存在,就是你之于我们一样……我能理解。”

  任索马上表明态度:“什么补偿?别说我做得到,就算我做不到,我也要让仙宫世界树出来帮忙!”

  “好好照顾孩子。”东承灵贴着任索的胸膛,说道:“我要你以‘全身心陪伴孩子成长’,作为对身为无上至尊的你,一个最残酷的惩罚。

  任索认真说道:“无上至尊,谨遵虚空上命,为祖国花朵的成长而奋斗终生,矢志不渝。”ァ新ヤ~⑧~1~中文網.χ~⒏~1zw.

  终于从五位妻子里取得许可,任索重重松了口气,转头看向正在掰夏威夷果吃的林羡鱼。

  林羡鱼眨眨眼睛,感觉该轮到自己登场了,便拍拍手站起来,连忙将刚剥好的夏威夷果仁放进嘴巴,仿佛害怕任索找她要似的。

  任索看着她就想笑,低头看着自己无名指上的,默默激活戒指效果,手上便忽然多出一个小红盒子。

  乔木依也是满脸笑意,都快笑出眼泪了:“在妻子们和孩子们面前当众向小六求婚,真不愧是小索呢~”

  东承灵颇为无语:“我们都答应你了,亲爱的你可以给羡鱼一个比较浪漫的求婚仪式。”

  林羡鱼也噗嗤一声笑了,她看着任索笑道:“站起来吧,孩子们还以为我欺负你呢。”

  任索微微一怔,有点不好意思地站起来:“我觉得今晚时机刚刚好,而且大家都在,所以……”

  “所以你就直接邀请我嫁给你?”林羡鱼甜甜一笑:“唉,所以说任大哥你这个钢铁直男啊……”

  林羡鱼拿过任索手上的小红盒子,将里面的明日之戒戴到左手无名指上,微笑道:“我以前一直说,我可能要到猴年马月才能结婚……”

  任索伸手搂过林羡鱼,完成求婚之吻。小天摇了摇快要睡着的星时,指着林羡鱼对妹妹们说道:“新妈妈。”

  “哦~”妹妹们发出懒洋洋的童音,星时打了个哈欠躺在大玩偶怀里继续睡,无暇嘟着嘴看着爸爸和新妈妈,希月和黑音正在抢一个猫咪玩偶的归属权。

  任索身体一震,这时候他才发现小玖一直坐在角落里,一双美眸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眼神里满是幽怨。

  任索脑子有些转不过弯:“小玖,你现在不应该是处于大学的考试周么,www.178251.com。怎么……?”

  乔木依嘻嘻笑道:“小索,去年9月21日发生过什么事啊?嗯,不是夜晚啊,夜晚的事我知道得一清二楚……我是说白天。”

  东承灵淡淡说道:“你逃跑的去处就那么几个,我找到小玖,跟她说‘索背叛了我’,然后小玖就很惊讶地说‘你知道我们的事了’。”

  任索眨眨眼睛,发现小玖虽然小心翼翼地坐在东承灵旁边,但却眼神狡黠地看了看自己,甚至还调皮地抛了个媚眼。

  任星美嘻嘻一笑:“我可爱的弟弟,你是不是觉得一百年有点少,要增加到两百年?”

  乔木依哇哇两声,起哄般说道:“当年陪你去蜜月旅行的所有雌性生物,包括狐狸和猫咪都被你一个不漏地全部拿下,真不愧是我的小索呢~”

  东承灵语气微冷:“亲爱的,我把小玖当做我的妹妹我的女儿,我当然希望她能幸福,但是……”

  林羡鱼勾着任索的脖子,笑道:“一周七天全程排满,白天还要陪孩子,你还有玩游戏的时间吗?”

  小玖忽然飞扑过来,并且在空中化身九尾狐形态,九条雪里带火的大白尾巴在客厅里舞动,直接将林羡鱼挤出去,完全包裹住任索,发出娇媚婉转的声音:

  小玖不服:“当年月言姐姐和小星星也没到年龄啊!大哥哥你还不是向她们求婚了!我只是要戒指,完婚时间小玖可以等!”

  乔木依啊啊两声,慵懒地说道:“这下子连小玖都有戒指了,估计离卡莲嫁过来的日子不会太远。”

  任星美撑着下巴,笑呵呵地看着这场闹剧,轻声哼道:“300年~400年~一万年不变~”

  露娜脸色一喜,抱着罗小黑玩偶笑道:“哇,索索连卡莲都勾引了吗?好啊好啊,露娜超~喜欢卡莲!”

  林羡鱼躲到一边叹气:“一周七天都不够分,任大哥居然是八艘跳的男人……但都戴了他的戒指,已经无法回头了。”

  然后他马上大声辩驳:“我跟卡莲是清清白白的啊!我们只是偶尔在网络上闲聊,而且我们之间隔着几万里呢!你们要相信我!”

  东承灵指出任索话语里的漏洞:“亲爱的,别忘了你也掌握一瞬间跨越几万里的空间法术。”

  林羡鱼陷入思考——有卡莲这个人形修炼辅助器在,那自己岂不是能迅速追上东承灵乔木依的境界,从此我命由我不由天?

  小玖在美滋滋地欣赏明日之戒,小天见状便对妹妹们说道:“小玖阿姨也变成新妈妈了,或许还会有更多的新妈妈。”

  妻子的污蔑,孩子的误解,诸般杂事在任索脑海里轰的一声炸响,让任索一时间下意识使用他的万能解决办法——

  任索从电视机下的抽屉里拿出用了十多年的地狱4游戏手柄,躺在懒人沙发上说道:“游戏最重要,让我先看看这个月的免费游戏是什么——”

  乔木依继续拱火:“说不定这个月的新游戏,就是让小索和卡莲去双宿双飞冒险呢。”

  林羡鱼说道:“这个月我忙着打最终幻想的新章剧情,如果是十星游戏,也要你自己来打哦。”

  希月和黑音摇摇晃晃地跑到任索前面,好奇地盯着屏幕。无暇钻到任索怀里,小天牵着星时坐在任索旁边,问道:“爸爸要玩游戏啦?”

  虽然暗地里成为世界的幕后主宰者,统御仙宫世界树的无上至尊,但同时也陷入爱情漩涡里,天天为了妻子和孩子而劳碌,算是有得有失吧。

  任索微微有些失神,这时候屏幕亮起,出现熟悉的开机界面,让任索仿佛回到十一年前那个炎热的下午,第一次开启小世界游戏机的时候。

  任索露出一丝笑意,随着旋律响起,他忍不住跟小世界游戏机一起,说出那句几乎铭刻在他灵魂深处的话语——

上一篇:昆明转身“末梢”变前沿 拥抱国内国际两大市场
下一篇:第880章 被出卖陷害的任索